本社創辦於2000年日本,在2010年台灣發行 /
   

4/2   清明節

來源與典故>>

分享:
 最新消息
  • 【2020 ART TAINAN台南藝術博覽

    2020-04-09

      因應新冠肺炎疫情變化及中央疾管局的防疫措施,原訂於2020年5月15日至17日舉辦之「2020台南藝術博覽會」,謹此宣布取消辦理。
    【详细】

  • 疫情嚴峻當前 年輕學子努力開發「fever

    2020-04-09

       因應新冠狀病毒的發展,一中團隊戰戰競競,但瞬息萬變的疫情發展,健康中心擔負起許多工作,其中一項重要的工作即是管控全校學生的體溫,做好有效的防疫管控。
    【详细】

  • 神岡線上馬拉松兼顧防疫與公益 為前線防疫醫護

    2020-04-09

     因應新冠肺炎疫情,2020台中區神豐會全國公益馬拉松改線上進行,跑者自行跑步,紀錄達報名里程數即完賽,鼓勵大家自主跑或揪團跑,為自己贏得愛心獎牌和證書;另為感謝第一線醫院防疫人員的辛苦,今年神豐國際同濟會準備600份「醫護暖心便當」送給台中榮總,運動局感謝主辦單位善舉,讓跑者愛心傳遞給防疫人員。【详细】

  • 水湳經貿園區自駕巴士試運行 7月開放民眾試乘

    2020-04-09

     台中市政府積極推動智慧運輸,在水湳經貿園區打造自駕車示範場域,繼先前讓民眾在全封閉場域實車試乘獲好評後,交通局持續透過虛擬情境,讓自駕巴士模擬試運行半開放場域,未來經濟部核發車牌後,即可讓自駕巴士實車測試,預計7月停靠中央公園北站、中央公園南站、逢大站、大鵬/順平路等4處,開放民眾免費試乘。【详细】

  • 台中市屯藝中心戶外民族音樂Party GO

    2020-04-09

    臺中市屯區藝文中心舉辦2020上半年假日廣場系列活動,以「音樂Party Go」為主題,自3月28日起至5月24日於茄苳樹區舉辦,共計5個場次。每週不同的民族主題,帶來多元豐富的民族活動,熱情邀請臺中地區民眾及青少年族群踴躍參加。【详细】

  • 搭乘客運班車配合量體溫、戴口罩 購票候

    2020-04-09

      因應武漢肺炎疫情升溫,交通部及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分別自109年4月1日起與4月4日起宣布乘車必須全面量測體溫、配戴口罩等相關強制性預防措施。

    【详细】

  • 世界宗教博物館遇見神佛特展 主視覺吸睛

    2020-04-09

    位於新北市永和區的世界宗教博物館,預計從6月25日起推出「遇見神佛9號--祈福漫畫特展【古往今來篇】」,邀請在台灣創作的巴西籍漫畫家盧卡斯(Lucas Paixão)為主視覺海報操刀,以唯美獨特的漫畫風格,巧妙地藉由釋迦牟尼佛,詮釋展覽精髓,顛覆一般人對神佛的印象,相當吸睛。【详细】

  • 高雄市公共自行車升級YouBike 2.0

    2020-04-09

    高雄市長韓國瑜(0407)日出席「高雄YouBike 2.0公共自行車系統」簽約記者會,正式宣布將與微笑單車攜手合作, 7月1日啟動YouBike 2.0,提供市民更高密度、使用方便、借還容易的自行車服務,無縫接軌公共自行車,對高雄交通運輸、城市觀光更能響應節能減碳,改善空氣汙染及推動低碳環保,建構以人為本及永續發展的城市。【详细】

  • 口罩國家隊廠商加持合作 中彰投分署10

    2020-04-07

    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中彰投分署109年度產學訓合作訓練招生正式開跑,提供給青年朋友一個能兼顧理論與實務的升學管道,在學期間即能累積職場競爭力,歡迎國、高中畢業生踴躍報考【详细】

  • 台中西屯區公所史上頭一遭 兵役抽籤移戶外防

    2020-04-07

       西屯區31日辦理329位役男軍種抽籤,因應新型肺炎防疫措施,破天荒在區公所廣場辦理抽籤,所有座位間隔一公尺,並在入口處量測體溫、酒精洗手、戴口罩。考量場地容量及減少群聚人數,抽籤役男共分7批次報到進行抽籤,分批抽籤雖然增加作業時間,但陳寶雲區長強調新型肺炎全球肆虐,台中市在執行防疫工作不容許有任何破口,西屯公所隨時均用最嚴謹態度進行防疫。【详细】

  • 文化部公告臺中市東區「天外天劇場」為暫定古蹟

    2020-04-07

      台中市轄內天外天劇場於4/2日上午發生大型機具進場動工拆除情事,基於維護文化資產最大化立場,避免該建築有立即遭受破壞可能,文化部文化資產局接獲民眾通報後,立即派員至現場協調停工,並依《文化資產保存法》第20條第2項及《暫定古蹟條件及程序辦法》相關規定辦理逕列暫定古蹟,並已於現場公告。【详细】

  • 2020世界閱讀日國資圖「框架之外-解密職人

    2020-04-07

     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2020年世界閱讀日以【職想閱讀】為規劃系列活動,邀全民用閱讀來協助人生每個階段的職涯探索。將閱讀「斜槓」至各類「跨領域」,以職人書單與特展解密職人成功背後的祕密。【详细】

  • 國美館防疫期新措施 與民眾攜手抗疫賞藝

    2020-04-07

    文化部所屬國立臺灣美術館為因應館舍整建工程及防範新冠肺炎(COVID-19)疫情,即日起僅開放大門單一出入口、暫停開放部分展區及兒童空間,並實施實名制入館,請到館參觀民眾於進館前配合紅外線感測儀量測體溫及掃瞄QR code填寫聯絡資訊、並建議於館內配戴口罩,保持手部清潔,共同抗疫。【详细】

  • 文化局勘察臺中州廳修復工程 發現頂層隱

    2020-04-06

       臺中市國定古蹟「臺中州廳」從去(108)年8月開始分階段展開修復工程,隨著工期推進修復團隊持續有新發現,今(109)年3月31日文化局長張大春勘察工程進度,也邀請環保局長吳志超一起勘察,兩人首次爬上天花板的「貓道」,發現建築原貌的內、外廊道設計,還有日治時期留下的保險櫃。【详细】

  • 4月起「LINE Pay Money」生活繳

    2020-04-06

        防疫期間非現金支付方式成了討論話題,漸漸成為民眾交易支付首選,一卡通公司與LINE Pay合作的「LINE Pay Money」(原「LINE Pay 一卡通帳戶」,後同),為深入民眾生活的各個面向,滿足各式支付需求,除積極開拓線上線下消費場域及使用乘車碼的交通場域外,生活繳費項目涵蓋的範圍也日益擴增。【详细】

福建師大潘新和教授馬來西亞講學之旅紀實
來源:原創: 唐宋學人 | 作者:李震的生命化語文 | 發佈時間:2019-08-23 | 284 次瀏覽: | 分享到:
母語,魂兮歸來
——馬來西亞講學之旅紀實
潘新和

   2017年4月,春暖花開的杭州,“千課萬人”張伯陽兄請我評課,與來自馬來西亞的黃先炳先生不期而遇。我們聚首不超過兩小時,寒暄寥寥數語,不成想,短暫的一面之緣,竟給兩年後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盛會相聚埋下伏筆。
   杭州會議離別時,他送我大著《走近古人》和一個錨狀鑰匙鏈(一直在我書桌上放著,上有馬來西亞地標雙塔樓與“KUANTAN”字樣小標牌,後來才知道這寫的是他居住地“關丹”港),即各奔東西。會後,我給他捎去幾本書,便無聯繫——許多人不都這樣萍水相逢、擦肩而過?

與黃博邂逅於"千課萬人"觀摩會


兩年後重聚馬來西亞華文公開課

   可有人沒走遠,始終在視線中徘徊,在某個人生驛站候著。
   人生如野鶴飄萍,聚散離合皆命定。偶遇是緣,再聚是情,相知是智,守望是福。四者幾率遞減。若能相聚、相知,守望相助,必是現世神契、前生果報。
   2019年3月9日,黃博(從眾稱黃先炳先生黃博)聯繫我,說7月20日在吉隆玻辦閱讀教學大型公開課,請我當主評人。有些突然,路途遙遠,且在盛夏,我猶豫了下,答應了:不知海外華文教育怎樣,去看看也好。
    年逾花甲常有緊迫感、不確定感,做事得分輕重緩急,常在寫作與講學中掂量取捨。往往寫作權重更大些。
    出國手續斷斷續續地辦。隨著會期迫近,與黃博聯繫漸多,瞭解加深,去意在加重。直至商量行程,買好機票,此行方塵埃落定。
    我7月18日晚到吉隆玻。黃博原說得去學校上班,由他太太余碧音、二公子黃學慧來接機。後說請了假,“老師遠來,不敢怠慢”,從兩百公里外的關丹,親自駕車偕同妻兒到機場接我。我到出口處,便見笑盈盈地候著一家人,有如迎接親人。暖心暖肺的人情味,為我以往講學所未遇。
    黃博在途中告訴我的第一句話是:除了中國,只有馬來西亞將華文作為“母語”。聽到這我有點愕然。我們常說“語文”,少用“母語”。語文就是母語,沒必要特別強調。——黃博為什麼說這,很重要嗎?當時只一閃念,沒來得及細想。
   入住“Four points”賓館後,黃博請我到“相聚歡”素菜館晚宴。選定“相聚歡”,想必是為“歡聚”討個喜慶。黃博伉儷熱情款待備感溫馨自不待言,17歲的二公子黃學慧的良好教養,給我留下深刻印象——說把我給驚到也不過分。
   他話不多,略帶羞澀拘謹,但彬彬有禮、體貼入微。給客人、父母讓菜,自己最後下筷;菜剩不多時,他先問別人吃不,不吃他才吃——後來有一天晚餐,弟弟因故遲到,每上一碗菜,他都先給弟弟夾一點留著,待弟弟來了,看弟弟吃了自己再吃。弟弟也一樣,留什麼吃什麼,將大家吃剩的一掃而空,一點不浪費。學慧陪我參觀林連玉紀念館,提東西,開車門,瑣事全包,其恭敬友愛,國內同齡人罕見。
    為了辦好這次會,余碧音老師全情投入。從開車接中國授課教師,到安排住宿,佈置會場,連我們生活細節也關懷備至:給我100馬幣,兌換成各種幣值的小票,既長見識又好用。送來水果,種類繁多、品質優良,有的從未吃過,讓我們嘗新。各種零食,在馬來文包裝袋上,一一貼上華文標識。會上給我們送“參湯”提神,杯上貼著姓名……堪稱最幹練、細緻、體貼的“後勤總管”。

    飯後,黃博與家人捧著我的幾本書,請素菜館老闆娘幫我們合影留念。老闆娘祖籍福建,算是老鄉。見我讚美她的菜,特開心。她為我們拍好後,用自己手機也拍了張——大約是菜館“捧書合影”難得一見吧。



    黃博家人良好的家風家教,得體的言談舉止、個人修養,親切隨和、禮數周全,是我到大馬後第一好感。
    隨後一周的耳聞目睹,這種感受不斷加深。從許多人身上,都覺察到溫柔敦厚的品性。——他們都說一口流暢的華文,與他們交往,與在國內無異。我隱約覺得,莫非這就是黃博引以自豪的“母語”文化效應?
    在大馬的日程,黃博替我作了精心安排。住哪家酒店,何時離開,參加什麼活動,具體時間、地點,講座、交流時長,誰陪同前往,當地誰接待,等等,巨細不遺,一清二楚。他必定耗費了許多心思,其細緻妥帖,遠勝專業接待員。
   在講學空檔,他安排我兩次重要的參訪活動。我終於感受到黃博“母語”情結之淵源。給我的震撼是顛覆性的。
   19日上午,陳玉甄老師與黃學慧小朋友陪我去“林連玉紀念館”。講解員小姑娘盡責、投入,與連玉公身心一體的深情講述,使我頗受感染。臨別時她送一大包資料,非讓我帶走不可。她的眼睛告訴我,她巴不得全世界都瞭解、景仰這位“母語”英雄。
   被譽為馬來西亞“華教族魂”的林連玉先生(1901—1985),生於福建永春,畢業於廈門集美學校師範部文史地系。1927年因時局混亂到南洋。後擔任馬來亞華校教師總會主席,終生為爭取華文教育權利,繼承中華文化,保根護脈而奮鬥。被褫奪公民權、吊銷教師註冊,也不為所動:“我個人的利益早置之度外,為華文教育犧牲永不後悔! ”
1985年12月18日,連玉公溘然長逝,靈柩在萬人陪送下,環繞吉隆玻市區遊行5公里。從1987年起,每年連玉公忌日定為“華教節”,並設立“林連玉精神獎”,紀念這位母語教育先覺。
   瞭解這些,你不覺驚心動魄?他的事蹟超乎我想像力。初聞“母語”事關“保根護脈”,我如受電擊。
   連玉公對母語的衛護、對中華文化之愛,為爭取“母語”教育權利,忍辱負重、矢志不渝,讓我重新思考“母語”價值,“母語”精神意涵。
   身處母語中人,對其幾乎失感。就像水中的魚,對水失感一樣。
   我何曾想過為爭取“母語”教育權利,竟要拋家舍業、受盡磨難、孤獨終老,乃至以生命付之?何曾想過“母語”存續,事關“保根護脈”,不失人權、族權?
   離開母語環境,對母語才有感。國外華裔就是如此。海外華文教育,意義豈止是識字,能讀、說、寫漢語?更在身份認同、文化傳承。
   華文“母語”,為中華文化根脈所系,這當是海外華文教育原動力。這一認知,我要在“言語生命動力學”語文學詞典中永久收藏。
   他們有“華教節”,“林連玉精神獎”,中國有“中文教育節”、有“xxx精神獎”嗎?如果認識到與文化根脈、民族興衰攸關,就必須有。
   這可謂我“母語”新體驗。

與連玉公同聲相應、同氣相求
(左一黃學慧,左二陳玉甄)

  22日上午,葉僑豔、張泰忠帶我到麻六甲參觀“沈慕羽書法文物館”,我再受“母語”衝擊波的強震撼。
  沈慕羽是又一位了不起的“母語”英雄。
  耄耋之年的沈墨義館長與劉榮禧督學、出德成理事,及慕羽公女兒沈閨菊,親自接待、講解。
  沈慕羽(1913—2009),祖籍福建晉江,華文教育先驅,書法大家。他出生於麻六甲,生於斯長於斯,卻與連玉公一樣,對漢語母語、對中華文化無比摯愛,為華文教育鞠躬盡瘁、死而後已。他擔任教總主席28年,曾因爭取華文列為官方語文,被馬華公會開除黨籍。為維護華文教育,年逾古稀身陷囹圄,在所不辭。他的書法作品,凝聚著中華民族的精魂。他說“顏魯公是我的師祖,關公的正氣,文天祥的浩氣,我都把它們融注入我的翰墨中,雄渾持重、樸實忠厚,這是我沈體忝有的風格。切盼同道在這歪風邪氣乖離傳統的潮流裡,維護固有神聖不可褻瀆的國粹。”這擲地有聲的肺腑之言,發自“土生土長”的華裔之口,著實匪夷所思。中國書法家未必說得出如此正氣凜然的話。
  慕羽公去世後,教總設立“沈慕羽教師獎”緬懷之。

感受"九五叟沈慕羽"巨"龍"翰墨情懷(左一葉僑豔、左二"麻六甲通"出德成,左三潘新和,右一張泰忠,右二沈老的女兒沈閨菊,右三劉榮禧督學)

  走近林、沈二公,得知他們偉績,我才體會到黃博良苦用心:瞭解他們,方知馬來西亞華教之艱辛,方知華僑何以傾情於這一事業。始覺黃博“母語”二字沉甸甸分量,與根植于基因的深厚情愫。
  是華教先賢與一代代華裔前赴後繼、薪火相傳,才使馬來西亞成為中國之外華文教育最完備的國家。
  華文“母語”教育來之不易,不是“本該如此”,而是長期抗爭掙來的,靠省吃儉用、捐資助學撐持下來的。即所謂“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”,眾人拾柴火焰高。他們不畏壓迫,辛苦辦學、慘澹經營,就為後代子孫“不忘本”。
  “母語”意味著尋根續脈,華文字詞、經典,都在告知華夏子孫:我是誰,我從哪來,往何處去。這是我不曾有過的“母語”意識。
  在麻六甲,出德成先生(沈慕羽書法文物館理事,我稱他“麻六甲通”)從車上指我看,旁邊那條小巷是祖先最早登岸處。先輩從離鄉背井、漂洋過海到麻六甲起,母語,便意味著故國、故鄉之戀。鬥轉星移,落地生根,麻六甲濤聲依舊,華人鄉愁、鄉思不絕。以“母語”寄託血緣、親緣之情意,懷念鄉土故園,撫慰心靈,凝聚族群,承傳文化,豐盈生命,天經地義。
  車窗上匆匆一瞥,那條窄小古巷便烙進我記憶中。古巷深處傳出的遙遠鄉音,600年絡繹不絕,永不消逝。
  無論再過多少年,穿越那不起眼的小巷,仍隱約可見鄭和船隊浩浩蕩蕩,乘風破浪,帆、旗獵獵。依稀可聞福建、廣東鄉親南來謀生前途未蔔的沉重步履。三寶山長眠著的萬座墳塋,清明節細雨濛濛,草色青青;家祭香火,寄託著哀思、祝福,嫋嫋飄升。中秋月華下,月餅思親,故園情思氤氳,纏綿悱惻,揮之不去……浸透在骨髓中的族魂鄉思,時光帶不走,煙塵遮不住,在母語鄉音中,綿延傳遞。
  歷史、文化局促的國民,大約不會有這樣的母語情意體驗。
  在赴大馬班機上,坐我旁邊的是一對50多歲的華僑夫婦,攀談起來,說祖籍福建永春,回鄉祭祖。同行20多位族人,隔一兩年回去一次。他們在大馬已幾代人,相互說閩南語,華語也說得很好。
  我在班達馬蘭華小A校講學時,遇到來自巴生吉膽島上的小學校長郭美蓮,祖籍福州,未到過福州,但會說福州話,見我就用福州話聊起來:她先生也是福州人,她有個舅舅在福州,她也想到福州看看……
  時空,阻隔不了血緣、親緣。母語是血緣、親緣間神奇的紐帶。
“人言落日是天涯,望極天涯不見家。已恨碧山相阻隔,碧山還被暮雲遮。”(宋•李覯《鄉思》)母語,是跨越“天涯”的“橋”,漂泊心靈的“家”。有“橋”有“家”,才有人生慰藉與歸宿。無論在異國他鄉落地生根多少代,母語就是身份證、同胞證,是血濃於水的親情。
  如此,不難理解母語情結的生命訴求:精神歸屬、文化認同、心靈棲居。母語的族群凝聚力無可替代。
  母語即文化,是民族的精神根脈。這一點,華族尤甚。中華文化是世界唯一完整保存、永續發展的文化,其悠遠、厚重,無可匹敵。捍衛、繼承這一偉大文化,意義非凡。連玉公、慕羽公心心念念於母語教育,捨命“保根護脈”,就是基於此。
  華校高樓廣廈,一磚一瓦,是華僑節衣縮食,用血汗、筋骨壘起來的;在每座每層赫然鐫刻著的捐助者姓名,將鐫刻在子孫記憶裡。私立華校教師拿著低於公立校的菲薄工資,用三字經,弟子規,子曰詩雲……澆灌中華文化明日之花,使之永不枯萎凋零——華裔為衛護“母語”,心甘情願付出金錢與汗水,皆為根深蒂固的戀鄉保脈情結使然。
  在“華文閱讀大型公開課”開幕式上,當我從馬來西亞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手中接過以金龍騰飛為背景,寫著“任重道遠”的紀念牌時,使命感油然而生。
  不論是中國語文教育,還是海外華文教育,都不應僅止於語言技能學習、應用,滿足交流溝通之需。更是一種民族、文化、文明認同,是感受、接續、弘揚“龍”文化——華夏文明的根脈,使之生生不息、光耀世界。此道義、責任,我將銘記。

馬來西亞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女士(中,白衣黃裙者)頒授"任重道遠"紀念牌

600年前鄭和五次到麻六甲,留下無數美談,其偉岸身影無處不在

  瞭解華語“母語”教育抗爭史,就不難理解今天黃博們不計功利的付出。他們精心呵護1299所華文小學、60所私立華文中學,真不容易。
  黃博祖籍廣東潮州,喜著漢裝——漢裝與其儒雅、謙和氣質很搭。他一心向學,孜孜不倦,對中國傳統文化,對佛教,素有鑽研,對母語教育情有獨鍾。這從其碩士論文《三國演義與儒家思想》、博士論文《高僧傳研究》,著作《走近古人》《當老師真好》等,可見一斑。
  黃博獲2018年“沈慕羽教師獎”,實至名歸。他長期任教于中學、高校,培育無數優秀學子。我到過幾所華校,校長們均津津樂道哪幾位教師出自他門下,並引以為榮。他不辭辛勞,舉辦70多場閱讀教學研習營、課外閱讀營。在《星洲日報》開設教育隨筆專欄,思考成果豐碩。他對華文“母語”教育認知,深得吾心,振聾發聵。
他是有反思力、行動力的學者。他批評將“母語”變成“二語”教育,大力呼籲回歸“母語”教育。抓住華文教育“二語化”癥結,力求變革。
他說:“人類文明進步的主要標誌是語文,若非語文,我們恐怕還要經歷漫長的蠻荒時代,遵循弱肉強食的生存規律過活。不重視語文的內化與外顯功能,只從校本語文的視角思考,對得起語文的存在價值嗎?潘新和教授提出‘表現與存在’的語文觀,讓其內涵與外延提高到彷如笛卡爾‘我思故我在’的哲學命題,是很有意義的思考點。”
“‘教什麼’與‘怎麼教’長期是師資培訓的重點,差別是若不先解決‘語文是什麼’的命題,這兩者開拓的空間是極有限的。……如何通過語文獲取知識,如何表達內心的想法,這才是語文教什麼和怎麼教的重點。此外,我們還得思考‘母語和二語’的差異,二者的作用不一,其教學目的和方法,也跟著有差異。如果把母語當二語教,只偏重語文作為溝通的工具性,那麼褻瀆語文的嫌疑就越重。”
 對華文教育作本體論思考,探究其本質屬性與問題,可見其“母語”敬畏。
 我讚賞他,不單因為他認同語文表現性、存在性,是我的知音同道,更因為他意識到“是什麼”決定“教什麼”“怎麼教”,認識到樹立正確的“母語”教育價值觀的重要性。“把母語當二語教,只偏重語文作為溝通的工具性”,是“褻瀆語文”,這種超“工具性”認知,是中國語文學者與名師所缺乏的,同樣適用于中國語文教育。
  中國語文“課程標準”將語文作工具性、語用性定位,視其為技能,也是因不知“母語”“是什麼”所致。照抄外語教學,以美國的實用主義英語教育為圭臬,把母語當二語,丟失了母語教育特殊性,漢語厚重的文化性,必將把學生帶溝裡去了。

  他說:“審視我們的母語教育,過去是做得不好的,受到英殖民的影響,偏向二語教學,就是那套從字到詞,從詞到句,再由句到段的教學。結果是,過去一個世紀來,小學生在課堂上都沒有真正進入閱讀。有課文,但是內容不盡如人意,明顯是二語的教材,只是為了識字而編寫的教材體。老師教閱讀,也只是識字構詞,聽寫詞語,理解課文而已,無法做到深層意義的閱讀。”
“後來我們主張教改,於2011年開始採用新課程,才逐漸出現轉機。但是,要談改變,肯定不容易。很多教師都習慣了過去的教學模式,很難改變。我們始終沒有放棄,進度緩慢還是堅持下來。”
 這“堅持”極可貴。惟有“堅持”“母語”教育的“文化性”“根脈性”,才不辜負先賢的犧牲、後學的期待,不辜負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。

  他反對局限於字、詞、句教學,追求走進文本,瞭解其深層意義,就是探尋母語精神、文化意涵,回歸母語教育的根本。在他《當老師真好》書中,“母語”是高頻詞、主題詞。多篇文章以此命名:《捍衛母語教育》《回歸母語教育》《強化母語教育》……“工具性”是他迎頭痛擊的靶標:《語文不應該是工具》《不要把母語當工具教》,還有不少批評將“母語”誤作“二語”的文章。
  他的“母語”教育觀,也體現在對“公開課”反思上:“2017年……一些請過來的中國老師,對閱讀教學的理解也不一樣,其中,有些教學看似熱鬧,學生學得很快樂,但是,卻連文本都沒有走進去,談不上是閱讀教學。這樣的課我是不贊同的。但是與會的老師們卻很喜歡,說中國老師很棒,帶動力很強,課堂調控能力好。”
對此我深有同感,一些中國名師不在學問上下功夫,文本淺嘗輒止,只圖課堂熱鬧,博人一粲,或玩弄教法,吸引眼球。此風不可長。

  語文教學需要知趣、情趣、智趣(不一定要“三趣”齊備,但須有“智趣”——思辨性、深刻性,以“智趣”為上),諧趣是錦上添花。若無前三者,後者一錢不值。若有前三者,或“三趣”之一的“智趣”,有無“諧趣”並不重要。
  這次華文閱讀教學大型公開課,這種“重諧趣輕智趣”情況並無改觀。有的中國名師心思就用在耍嘴皮、擺花架子上,而不是帶學生進入文本深層意涵,並“轉化”到言語表現素養上。說到底,也是不知語文“是什麼”所致。

  不知何時起,公開課有了變質為綜藝節目的趨向。教師仿佛綜藝節目主持人,插科打諢的小丑;或只是搬弄時尚教法,如“學習共同體”“翻轉課堂”“以學定教”之類,掩人耳目。以搞笑媚俗、形式主義為能事,捨本逐末、喧賓奪主。
  這與所謂“兒童本位”“快樂學習”誤導有關,與庸碌專家評課也脫不了干係。說好不說壞,捧殺寵壞名師,使之傲嬌跋扈,不知敬畏謙恭,聽不得批評意見。試問,當今名師有幾位靜心讀書做學問?有幾位憑學識真功底教學,且善於自我檢討、反思、提高?不做學問、不善反思,何來“三趣”,只能整“諧趣”、玩教法,忽悠淺薄觀眾。

“盛名之下,其實難副”——捫心自問“副”否?

  母語教育要好,根本在教師的德性學問涵養。公開課,應是公開探究、反思課,不是公開觀賞、表揚課。從某種意義上說,公開課,就是供大家公開評頭論足、說長道短。“學然後知不足,教然後知困”,能“知不足、知困”方為真名師。
  竊以為越是名師,名氣越大,越要指出不足,否則,會把風氣帶歪,罪莫大焉。為此,我寧願得罪人,得罪公開課的主辦者。名師高不高興,請不請我評課、講座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不能得罪良知、真誠,得罪聽課教師,得罪母語。
  讓我評課,就要說真話:知無不言、言無不盡。說假話是對名師、聽眾不尊重。

  我評過不少名師的課,賈志敏、王崧舟、竇桂梅、趙志祥、何捷、吳勇、蔣軍晶、何夏壽……哪一位沒給過批評、建議?這並不表明我不敬重他們。相反,我敬重他們虛心聽取、從善如流。未必我說的就對,作為參照系、新構想,相容並蓄,有什麼不好?
  如我說得不對,可以商榷、爭鳴,也可以各自保留意見。這有何難,實在搞不懂。
  此次公開課,蔣軍晶老師表現不錯,在評他的《墨子救宋》教學時,我問他三部分內容(找四字成語;墨子救宋的艱巨;成功的原因)是什麼關係,他坦承:“我沒法做到扣住一點,層層深化,步步推進。”——一堂課只能有一個“主轉化點”,意多亂文,“點”多亂課。名師若能這樣反思不足、力求改進就好了。

公開課給我留下最深、最好印象的是一位入職剛半年的新教師:黃柔茵,一位既謙卑又自信的馬來西亞小姑娘。讓我頗感意外。
說她謙卑,她戰戰兢兢、如履薄冰,精心備課,生怕上砸了。說她自信,她敢於挑課文毛病,毫不手軟。將主要心思放在引導學生求知上,創設發現、探究問題的情境。
她的了不起,還在於只引導學生探究,不給答案——她已了然“非指示性教學”秘蘊。我還沒看到中國名師這麼上課的。

她上《不可思議的金字塔》,思維方式是反思性、思辨性的,與中國教師普遍照本宣科形成鮮明對照。她的“教學設計”言簡意賅,目標集中,層層深入,思維之縝密、老到,令我驚歎:

教材的解讀:
《不可思議的金字塔》是一篇典型的教材體,表現形式上屬於記敘文,內容更偏向說明文,是科普性質的文章,主要在介紹金字塔。然而,課文的內容實在太單薄了,既體現不出金字塔的宏偉壯觀,字裡行間對金字塔的介紹也沒能讓人產生‘不可思議’的震撼。……——課文通過作者的‘四問’——在哪裡、為什麼要建造、如何建造、有沒有其他神奇的地方,很平淡地介紹了金字塔,實屬可惜。此外,課文最後一段,有硬上價值之嫌,顯得突兀。
——界定文體,質疑課文未達成“不可思議”的目的,實即提出問題,確定該課目標:探討如何寫出讓人震撼的“不可思議”。其知趣、智趣,能激發學生求知欲、探究欲,有動力學價值。
教學重點:通過閱讀其他說明文領略金字塔不可思議的魅力。
——提供“輔助資料”,讓學生比較、思考、篩選出具“不可思議性”的資訊,“重點”設置精准。
教學難點:學生能發現並指出課文作為介紹金字塔說明文的不足。
——啟發學生發現問題,培養質疑精神。授之以漁,至關重要。
對策:教師準備輔助材料給學生,加深他們對金字塔的認識,方便對比。
——以“互文比較法”幫助學生發現課文不足。該對策有效,可複製。
預期學習成果:
一、學生能利用思維圖,簡單概括課文內容。——初步瞭解課文。
二、學生能從不同身份的角度,理解金字塔‘不可思議’的地方。——研究課文的主旨。
三、學生能對比輔助材料,評價課文。——互文比較,發現問題,解決問題,獲得探究方法。
教學步驟:
一、導入
教師以話題切入:聽說過金字塔嗎?對它的印象是什麼?——讀前提問,引發好奇心,求知欲。
二、內容
1、教師分派學習單,學生默讀後在組別內討論完成。——完成“預期學習成果”“一、二”。
2、教師分派輔助材料,學生先分成專家組,然後進入各小組進行分享,最後集體交流。
3、學生評價課文:你認為課文對金字塔的介紹到位嗎?為什麼?——2、3兩部分內容,完成“預期學習成果”“三”。
三、結課
教師以問題激發學生對金字塔的疑問,鼓勵他們課後繼續探究:剛才我們看了那麼多有關金字塔的資料,有沒有哪些部分讓你還感到好奇,還想知道更多的嗎?
——“授之以漁”後的拓展性自主探究,進一步達成有效“轉化”的目的。
 
  我很有耐性地將黃柔茵的“教學設計”幾乎全文抄錄,並加評點。因為這是我此行寶貴收穫之一。我從中看到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的未來,也將給中國語文教育以啟示。
  在評課現場,我說了八個字:“潛力無限、前程無量。”這沒絲毫勉勵、誇張成分。如果她不驕傲,我還想補一句:她是語文教學奇才。
  她的教育、教學認知,文本、文體的把握,教學方法運用,思維的清晰、綿密,堪稱一流,在中國名師中也罕見匹敵者。
  她的教學設計圍繞求“知”建構:讀課文前之“知”:讀課文後之“知”;讀了課文“附文”(《埃及金字塔見聞》)後之“知”;讀了教師分發的“輔助資料”後之“知”;讀了課外自己搜集的資料後之“知”——隨著“知”的深化,學生獲得對認知方法的開悟:互文比較法。
  她呈現了閱讀教學“‘思想者’範式”:無知(激發求知欲,形成學習動機)——淺知(文本表層瞭解,梳理文本內容、思路)——深知(文本深層思考,通過“附文”“輔助資料”的互文比較,發現問題,內化探究方法)——探知(由課內向課外延伸的自主探究:根據自己感興趣的選題,搜集資料,運用已知的互文比較法,在實踐中“轉化”遷移,形成能力)。
  這是基於“研究性學習”(發現並嘗試性解決問題)的課。我以為所有的課都應導向學生的自主研究。教學,就是教師圍繞著特定“轉化點”(以往稱為“教學目標”),帶領學生開展研究,建構新認知,形成新能力的過程。
  有研究,才有領悟,有領悟才有正確有效的實踐,才有從閱讀到寫作(言語表現)的高效“轉化”:言語表現素養、能力的生成。
  教學從本質上說,是一種認知建構活動。她的課,不斷導向、深化學生領悟,在大量師生、生生與文本的交流互動中,最終實現“轉化”目標,形成對文本探索的新認知。同時也獲得成就感、存在感。
她的教學實踐,暗合我的“言語生命動力學表現—存在論”語文學要義:
一、指向培育思想者、立言者(質疑、探究、比較、分析——思辨力培養貫穿全過程;激發好奇心、探究心,發現、解決問題,產生思考興趣、存在感,為言語生命蓄積動能);
二、給言語表現立本打底,修煉內功,充盈思想(補充大量輔助資料,拓展閱讀,圍繞金字塔的“不可思議”作比較分析,從中領悟閱讀、思維方法);
三、文體認知敏銳,扣緊文體特點設置“轉化點”(以“科普性質的文章”定位文體屬性,即該文是闡釋性、求知性的,有助於確立“轉化點”);
四、“轉化點”設置合理,單一、集中;教學步驟、層次,整體自洽、有序(轉化點為:通過探究金字塔的“不可思議”性,領悟基於豐富資料的比較分析法的運用。教學過程,多層次推進,但緊扣“轉化點”);
五、學生本位,授之以漁,循循善誘,逐步深化認知;不給結論,不設標準答案(從無知、淺知、深知,到自行探知,為學生求知、領悟,創設條件,提供實踐機會,使之獨立思考,自主探究,創獲新知)。
她的課,可作閱讀教學範例。
她若讀我的書,知其所以然,從自為到自覺,將更上層樓。
  課後,我告訴黃博:“黃柔茵是好苗子,您慧眼識才,明師高徒啊。”她的課,不就是黃博孜孜以求的基於“本體論思考”下的“深層意義的閱讀”?——黃博覺得此次公開課沒預期的好,馬來西亞與中國教師還有距離,也許是他期待值過高,要求過嚴。我以為單是黃柔茵的出色表現,黃博便可釋懷。
  課後互動時,中國黃雅芸老師由衷讚美黃柔茵(兩人同課異構),說自己虛長20多歲,不失為客觀評價。黃雅芸不錯,黃柔茵更優秀。
  郭史光宏老師也毫不遜色于中國教師。他上《墨子救宋》,教學理念正,基本功好,整體感強,把握“主轉化點”(墨子成功地阻止這場戰爭靠什麼?——分析條件)與學生進行充分交流,不也是注重文本深層意義開掘的好課?
  馬來西亞華教,必定還有許多好苗子,我不認識罷了。
  吉隆玻“公開課”活動結束後,黃博安排我到雪蘭莪州、森美蘭州做兩場講座。後半程活動,我特別感謝從麻六甲參訪到講學活動,直至踏上歸途,送我到機場,領登機牌……始終與我形影不離的張泰忠——直呼其名更親切,不是嗎?
  泰忠年輕,小帥哥,黃博麾下愛將,兒童文學協會秘書。他性情溫和,誠懇熱情,細心周到,善解人意,很快我們就成了朋友。
  就他的體貼盡責,說個具體事例吧。
  我25日上午返回福州,24日晚原定入住酒店離機場有段路,第二天要早起去機場,我跟泰忠商量能否改住機場酒店,去機場就方便了。泰忠覺得有理,馬上幫我詢問機場是否有酒店,確定後,得知酒店有擺渡車到機場,很方便,我對泰忠說:“明天你就不用一大早來送我了,我自己到機場。”他說:“不行,還是要來,善始善終。”怎麼勸都沒用,他“善始善終”原則沒商量。
  他確實“善始善終”,在幾天活動中,這樣的事還很多,不一一細說。
  僑豔跟我說,泰忠的女朋友可享福了。我信。
  我先後接觸過的陳玉甄、黃學慧、葉僑豔、郭史光宏,個個熱情細心、溫和體貼,恐怕絕非偶然。是個性使然,家風薰陶,抑或教育成功,“母語”效應,在我是個謎。
  泰忠正在馬來亞大學讀碩士,9月將回校上課,這段正好有時間陪我。他聰明、率真,不但是我的司機、生活助理,還是稱職的講學助理。

23日上午的講座,在雪蘭莪州班達馬蘭華小A校。主辦方是“雪州中小學華文工作坊” ,與會的有來自雪州各地華文教師300人左右。






  這場講座,通俗地說,主題是“閱讀要以寫作為依歸”。我想表達我的“表現—存在論”語文學理念,以吉隆玻“公開課”課例,主要以“墨子救宋”課例來講,他們可能便於接受。由《墨子•公輸》改寫的故事,想必耳熟能詳,隨機介紹下就可以了。講座結束,自我感覺還行。
  不料會後一見到泰忠,他便直言不諱告訴我:“下面的老師聽不大懂。”估計泰忠覺察出聽眾注意力不太集中,將情況告訴我,小夥子神了!
  泰忠分析原因有二,一是與老師們現有教學觀相左,不少教師還停留在字詞句段篇的“二語”教學方式,期望聽到可以直接套用到教學的方法;一是問題出在聽眾對課文內容不熟悉,影響到聽講效果。
  我沒法按他們期待的講“二語”教學,即便聽不大懂關係也不大,慢慢消化,黃博所作的也正是要改變現狀。只能從第二條入手去改進,盡可能順應他們的思維邏輯。
  是我大意了,與會的中小學教師教各年級的都有,不可能都讀過這課文。《墨子•公輸》在中國很有名,馬來西亞未必。如果課文內容不瞭解,分析、闡述就“隔”,理解有障礙,注意力就渙散了。發現問題癥結就好辦了。
  24日下午,在森美蘭州芙蓉中華小學的講座,聽眾也有300人左右。講座我做了些調整:講前,先將“墨子救宋”課文放螢幕上,待他們看清楚再開講:以“這篇課文老師們打算怎麼教?”誘引他們進入教學情境。進而介紹吉隆玻“公開課”兩位老師怎麼教,讓他們作出評判。他們有了初步思考、判斷,自然想聽我的看法與自己相似與否,便順勢而為,闡明“寫作本位”轉向的必要性,從由“讀”到“寫”“轉化”的視角,指出存在問題;從“志、蘊、體、行、能”五方面闡明該怎麼教,其中“志”“蘊”是道、本,關係到母語文化、根脈的奠基,最應凸顯……以解剖麻雀的方式,使之見微知著,瞭解指向“表現與存在”的閱讀教學要求。
  我說的儘管他們聞所未聞,而且是大信息量、高密度狂轟濫炸,但順應他們的思維邏輯,以課文、課例為基礎進行分析,具體、感性,深入淺出,所以,儘管觀念更新了,聽眾自始至終也狀態良好。
  會後泰忠興奮地告訴我:“老師調整得很快,第二場講座已調整至適合馬來西亞老師們接受方式了,非常厲害。下回有機會再邀請您到馬來西亞來。”問我:“你有沒有看到他們眼睛在放光?”我光顧講,還真沒注意到。聽他這麼說,徹底放心了。
  講座成功,泰忠比我還高興。我的神助攻,太強了。這是泰忠“善始善終”的至“善”。
  中華小學講座結束後,森美蘭州董聯會執行長梁丹亮小姐帶我參觀附近的中華中學。
  中華小學,中華中學,校名“中華”就很國粹、很“根脈”。在國外看到以“中華”命名的學校尤感親切。
  中華中學是所私立華文中學,前一天,我還參觀了巴生吉膽島華聯學校。兩所學校設施極完備,近乎奢華,都是靠董事會募款建造的。華聯學校雖然學生只200人左右,3D影院、體育館、校史室、教師宿舍……一應俱全,可見華裔對華教之重視。

在巴生吉膽島,雪州華文小學校長理事會陳疋孫主席(前排右一)宴請海味大餐,參觀華聯學校,在校長室歡聚

參觀中華中學。左梁丹亮執行長,右張泰忠

  森美蘭州教育局華校督學余珊珊女士知道我第二天回國,特地買了當地著名小吃“芙蓉燒包”送我,讓我帶給家人品嘗,她真是有心人。
  晚上,我再次感受到東道主的熱情。馬來西亞華校董事聯合會總會(簡稱“董總”。“董總”與“教總”——馬來西亞華校教師會總會,合稱“董教總”,是華社民辦教育中央領導機構)財務總監、森美蘭華校董事聯合會主席吳小銘先生為我餞行,圍桌暢敘,情誼難忘。
至此,我的大馬講學之旅圓滿落幕。
  尚需一提的是,我講學的地方都賣我的書:《語文:表現與存在》《潘新和談語文教育》《語文:回望與沉思》,讓我感到驚訝。除了大部頭《語文:表現與存在》剩幾套外,其他兩本被老師們一搶而空。僑豔幫我問了下,《潘新和談語文教育》賣掉300本。這是“社區關懷工作室”張緒莊先生的義舉。張總熱情、謙和,陪我到芙蓉小學講學,又與泰忠一道到機場送行……在這裡向他道聲謝!
  有2000位華文教師聽過我的評課、講座,幾百位教師買了我的書,如能給他們未來華文教育帶來一點改變,便不虛此行。
  飛機到福州機場第一時間(7月25日下午15:24)我給黃博發條微信:“承蒙您的邀請與精心安排,此行快樂、舒適、溫馨。馬來西亞氣候、環境好,人更好!余老師的親切、優雅、聰慧、幹練,你們的孩子有教養,懂得關心他人,勤勞有為,給我留下極好印象。幾次交流活動,校長、老師們對華文教育的赤誠之心,使我深受感染、感動。此間得到親人般熱情接待,血濃於水的深情刻骨銘心。收穫滿滿,感謝多多,難以言表!”
  感受華教母語情結,重新思考母語教育價值,是我此行最大收穫。
  母語,魂兮歸來。承傳文化、保根護脈、弘揚國光,任重道遠。


 文旅報導